深圳市重點新聞門戶網站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深圳網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中國深圳網> 財經> 產業經濟>正文內容
  • 快遞業瞄準數字化
  • 2019年06月19日來源:人民日報

提要:中國快遞協會日前預測,今年我國快遞業務完成量有望突破600億件,比去年增加100億件。在高基數上總量不斷攀升,我國快遞運營網絡能否應對?作為勞動密集型行業,快遞行業面對激烈的競爭、不斷上升的人力成本,應當如何轉型?

中國快遞協會日前預測,今年我國快遞業務完成量有望突破600億件,比去年增加100億件。在高基數上總量不斷攀升,我國快遞運營網絡能否應對?作為勞動密集型行業,快遞行業面對激烈的競爭、不斷上升的人力成本,應當如何轉型?

行業轉型迫在眉睫

從規模驅動轉向技術驅動,數字化是行業發展的加速器

“中國快遞業正處于轉型的關鍵期。作為勞動密集型行業,在行業規模持續高速增長的背景下,行業勞動力供給迎來拐點。要滿足需求,企業就得作出轉變。”在2019年全球智慧物流峰會上,中國快遞協會會長高宏峰說。

高宏峰表示,此前快遞行業最大限度地利用低成本人力資源擴大了規模,也大幅降低了成本和價格,以規模效應驅動了行業發展。

“一些企業還在拼價格,但目前壓價的幅度已經以‘分’來計算,接近極限。”菜鳥總裁萬霖表示,無論是人手與業務量之間的矛盾,還是既定價格與不斷上升的人力成本之間的矛盾,規模驅動的增長模式已難以為繼,轉型迫在眉睫。

處在轉型關口,快遞企業紛紛將視線轉向“數字化”創新。

“過去,我們500億個包裹靠肩挑,現在行業轉型要靠科技的持續投入。”國家郵政局研究發展中心主任助理方璽說,數字化是行業發展的加速器,數字化轉型就是通過數字化技術進行產品業務和商業模式的創新,以更低的成本、更高的效率為客戶提供更好的服務。

目前,隨著不少快遞企業將“數字化”創新付諸實踐,數字化技術正在推動物流行業升級。

過去寄快遞,包裹上貼的都是傳統的四聯復寫快遞單,4層紙張成本高,手寫費時費力,寫潦草了還會影響發件的效率和準確性。快遞公司的抄碼員需要識別傳統手寫面單的數字,并且靠記憶數字編碼代表的投遞地區進行分揀。直到2014年,菜鳥聯合14家主流快遞公司推出統一的電子面單。5年多來,小小的電子面單服務了近800億個包裹,節約資金160億元,節約紙張3200億張。

快遞設備的智能化,是企業數字化轉型的第一步。“例如收件端的自動打包技術,中轉端的智能分揀機,派送端的無人車、無人機,都是快遞設備智能化的體現。”北京雙壹管理咨詢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龔福照表示。

“這兩年來,無論是百世還是其他快遞企業,都在不斷加大分揀中心的場地投入、設備投入,以及干線投入,就是要通過科技創新、數字化轉型實現降本增效。”百世董事長周韶寧說。

第二步則是作業場景的數字化。“我們利用邊緣計算技術,為每個物流場站配備智能‘天眼’攝像頭,收集場站內的每個數據,通過大數據分析來保障分撥中心的高效運轉。”萬霖說,目前,菜鳥的智能倉庫已經實現700多臺機器人同時并行操作。

不過,快遞行業數字化轉型才剛開始。雖然電子面單實現了包裹的數字化,智能攝像頭實現了物流場站的數字化,但末端網點、干線運輸車輛、快遞員等物流要素的數字化仍未完成。“只有推動各種物流要素全數字化,我們才能形成智能化的快遞網絡。”萬霖說。

從數字化到數智化

5G、物聯網為快遞行業數字化轉型提供新的機遇

“雖然行業數字化轉型非常快,但我們還有將近90%的倉庫幾乎是全人工的,沒有任何數字化設備。”菜鳥網絡首席技術官谷雪梅說,在“天眼”無人倉方案之外,菜鳥還將輸出數字倉技術與產品,幫助行業更多倉庫實現數字化。

谷雪梅表示,隨著4G、5G的發展,網絡成本不斷下降,數據傳輸能力也得到提升。只要在高可靠網絡下疊加各種物聯網設備,即可實現從人工倉向數字倉的轉型。“在數字倉里,機器并不是來代替人的,而是協助人更好地工作,達到更高效率。和無人倉相比,數字倉成本低、使用簡便,并不需要太多的技術積累,適合現階段行業數字化轉型。”谷雪梅說。

末端則是快遞業數字化轉型需要攻克的下一個堡壘。“快遞行業末端一直面臨著降低成本、提升服務的矛盾。”萬霖說,為此菜鳥推出了菜鳥驛站,用數字化和共享模式有效解決了行業的末端痛點。

谷雪梅介紹,從菜鳥驛站啟用的第一天,菜鳥就把很多數字化的手段運用在驛站里,例如取件一體機、寄件一體機、高拍儀等,讓消費者刷臉即可取件。這些數字化手段,一方面使驛站可以用最少的人工精準派件、攬件,同時也允許驛站運營團隊用最低成本、最高效率遠程運營幾萬個驛站。

不過,在決定倉庫與末端數字化轉型的速度時,成本仍是快遞企業最關注的因素。

有快遞企業負責人表示,雖然物聯網產業本身在我國具有相當的規模,但目前業界并沒有針對快遞行業的專門定制設計。同時,物聯網硬件需要遠程部署、遠程運維,為此企業需要打造相應的平臺,這一切導致物聯網運用成本居高不下,企業難以承擔。“另外,從物聯網技術本身看,不管是終端設備、中間的網絡連接,還是云服務、邊緣計算,都是非常復雜的技術,需要專門人才、雄厚的技術積累,這對快遞企業來說也是不小的挑戰。”龔福照說。

作為平臺公司,菜鳥網絡近日發出倡議,希望行業共同打造物流領域物聯網技術平臺,使之成為物流領域的操作系統,讓各類物流應用軟件像手機上的APP一樣易于使用。“在過去的幾個月時間里,菜鳥內部嘗試運行了基礎平臺——物模型,下一步我們將與行業共同打造以物模型為核心的行業標準、基礎平臺,讓行業能低成本、便捷、安全地使用物聯網。”谷雪梅說。

“當所有的物流要素被數字化以后,我們將和行業共同努力,推動整個行業向智能化方向發展。這是快遞行業面臨的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阿里巴巴集團CEO張勇說。

送得快更要送得準

商業的快速演化,讓快遞行業迎來了多元化需求

有了交易訂單,才產生了服務需要,才有了物品的流轉需求。在快遞行業聚焦供給側改革時,商業的快速演化也正讓行業的需求側悄然發生著變化。

“目前,消費者對快遞服務的要求不僅僅是快,更是準。”花點時間物流副總裁橫李澤舉例道,對于啤酒、炸雞等產品,一些消費者希望能實現分鐘級配送,下班前下單,到家后送達;對于鮮花等產品,時效以周計算,若周中收貨,不少消費者希望早上8點左右簽收,收后上班,若周末收貨,則希望睡個懶覺,10點起床后簽收。

對商家而言,網上的商家考慮線下銷售,線下的商家考慮線上銷售,線上線下一盤棋已成趨勢。無論是品牌商、渠道商、零售商,都面臨著巨大的變化。他們對快遞、物流的要求則是好、省,實現更高的效率,提高客戶滿意度。

這一切讓快遞業務日趨細分。從簡單的30公斤以下包裹配送均統稱快遞,到細分出同城配送、落地配送、即時配送等各分類場景;從簡單的把包裹從A地送到B地,變成從A地運到區域倉再到B地,或A地到區域倉到B市便利店再到消費者手中……快遞業態更加豐富,鏈條也被不斷重塑。

“前兩天,我們從天貓百威官方旗艦店下了一個訂單,16分鐘后啤酒送到,大家當場舉杯共飲。”酒品銷售商1919的董事長楊陵江分享了他的經歷。這一切是如何做到的?源于品牌商將其線上線下的資源全面整合,重塑供應鏈,將門店作為最后一公里配送的前置倉,從而實現分鐘級配送。

再如,九陽聯合旗下零售商,把倉儲、物流委托給快遞公司,消費者網上下單后,九陽將訂單同步給快遞企業,快遞企業從倉庫直接發貨,又快又省。“以前大促銷期間,各天貓商家需要從九陽進貨到自己的倉庫,等著客戶訂單產生后,再發到消費者手里。現在,九陽把所有貨物放在菜鳥各區域的倉庫里,并將零售商訂單同步給菜鳥,菜鳥即可聯合快遞公司安排送貨,天貓商家不必再配備倉庫。”九陽股份有限公司總裁楊寧寧說,企業通過與菜鳥進行數據、物流、信息流的全面融合,使各天貓商家的庫存周轉效率提升了30%以上,資金回報率大幅提升。

龔福照表示,依托大數據,傳統產業正與互聯網深度融合,打通供需兩端、實現轉型升級,這也從需求側對連接企業與企業、企業與消費者的物流業提出了新的數字化轉型要求,“未來的快遞企業無疑將是科技型、綜合型的公司。”



責任編輯:嚴珣文
文章排行榜
九龙创富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