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重點新聞門戶網站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深圳網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中國深圳網> 財經> 企業報道>正文內容
  • 創業新物種 深圳90后
  • 2018年05月09日來源:深圳特區報

提要:有別于老一代創業者的是,改革和顛覆是90后們創業的原動力。深圳的創新環境、硬件優勢和落地精神,吸引他們在這里扎根,實現夢想。

賀智威: 最愛數學物理想當“鋼鐵俠” 年齡: 20歲 夢想: 用科技造福人類

劉宗建:彈鋼琴的手拿起切菜的刀 年齡:28歲 夢想:用彈鋼琴的雙手顛覆你我的吃食

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及深圳市標準技術研究院公布的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12月,140萬人在深圳創業者中,90后占比約20%。而36氪和百度手機助手聯合對90后移動互聯網創業者進行了線上調研顯示,深圳是90后創業者的最愛。在全國90后互聯網創業者中,深圳占比達33.87%,而北京和上海分別是30.65%、12.9%。

有別于老一代創業者的是,改革和顛覆是90后們創業的原動力。深圳的創新環境、硬件優勢和落地精神,吸引他們在這里扎根,實現夢想。

7∶30,劉宗建準時出現在星普利cook simply的中央廚房。

今天新招了一個處理凈菜的員工,他要對新人進行培訓。怎么擇菜、清洗、斬切,他都要一一示范。

為了學會中央廚房的標準化管理,劉宗建在稻香做了三個月的管培生。他用左手手關節頂住刀面,右手手起落刀,左手順勢后移,一刀下一手退,如同美妙的音符跳動。

這是一雙彈鋼琴的手。2004年,14歲的劉宗建代表中國參加第二十一屆(法國)BRIVE國際青少年音樂大賽,并獲金獎。2015年,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號召下,他投身餐飲行業,準備用這雙手顛覆你我的吃食。

跟1990年出生的劉宗建比,1998年出生的賀智威明顯有著更大的野心。只學數學、物理,連小學文憑都沒有拿過的賀智威,在麻省理工做了多年的飛輪儲能、超級電容實驗后,決定回國把他的科研成果市場化。他的偶像是鋼鐵俠,一個不靠奇遇靠智慧拯救人類的超級英雄。他的夢想是通過科技推動人類進步。

“干自己想干事情”的一代人

劉宗建1990年在汕尾出生。1991年,他的父親像很多的潮汕人一樣,把老家房子賣掉,帶著老婆孩子來到深圳。為的是切斷后路、背水一戰。

他的父母做農產品進出口貿易,幾乎24小時不停歇的工作,為劉宗建創造了很好的教育環境。

20年后, 當劉宗建告訴父母自己想要做“半成品凈菜”時,父親的反應先是暴怒,然后拒絕溝通。按照父親的規劃,劉宗建從北大MBA畢業后,會給他一部分啟動資金,讓他開個小額信貸公司,同時做房地產投資開發。

經過仔細思考后,劉宗建拒絕了父親的安排。在他看來,無論是金融還是房地產,拼到最后拼的都是財力和人脈,這注定不是90后所擅長的領域。而科技發展所帶來的經濟變革,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也會逐漸改變人們獲取財富的方式。跟父親相比,他覺得自己更能看到未來。他希望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情。比如,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

賀智威在讀小學時,就表現出對數學、物理超乎尋常的喜歡,以及對其他學科的厭惡。他10歲已學完初中、高中的數學和物理,但拒絕學習其他學科。父母認定他不適合國內的教育體制,將他送到美國,跟著一位美國教授上家庭學校(home school)。通過科學實驗的方式,完成知識儲備,以及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

在麻省理工大學做項目的日子里,賀智威平均每天睡四個半小時,實驗室、圖書館、食堂三點一線,累了就在圖書館或食堂里瞇一會,他的宿舍里堆滿了工具,基本沒回去住過。

賀智威從來都不認為文憑會成為他實現夢想的阻礙。在互聯網高度發達的今天,世界因信息的豐富和享有的便捷性都透明化了。人們在不斷創新,對人的評價體系同樣需要創新。

和父輩們不同的是,90后被認為是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情的一代人。 這批在中國經濟快速發展中成長起來的一代人,大多沒有經歷過物質匱乏年代,沒有后顧之憂,也更加純粹。

如是娛樂法聯合創始人劉莐運用社會學理論對不同年代的創業者進行分析:新中國成立后的第一代人是50后,基本一窮二白,沒有積累;60后趕上上大學和中國經濟起飛,現在依然是社會主流。80后是50后的后代,父母給他們的傳承不多,且多有負擔。而90后截然不同,他們的60后父母有很強的經濟能力和社會人脈。

這幫人噴薄而出的創新力,會幫助中國進入一個極具創新力的年代。

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

結婚后的劉宗建發現,像他這個年齡段的小家庭有個普遍的問題:渴望家的味道,卻又不會做飯。他想尋找一個中間地帶,能省掉做飯繁瑣的準備過程,又能享受做飯的樂趣。

2015年,他創辦星普利cooksimply,做半成品凈菜。洗菜、切菜、真空包裝,調料配齊。大家要做的就是按照卡片提示,依次拆包下鍋。哪怕從未做過飯的人,也能做出美味的鮑魚紅燒肉、七味鹽燒三文魚……

即便現在高峰期一天能賣出400單凈菜,劉宗建創業仍是家里的禁忌話題。從不做飯的父親不明白為什么有人會需要半成品凈菜。幾千年來,人們用腳投票,決定了吃飯的兩種選擇:在家吃或下館子。在父親看來,劉宗建所謂顛覆人們吃飯方式的第三種選擇不切實際也沒市場。

劉宗建從來不是喜歡對抗父母的叛逆者。

5歲時,他跟著我國著名鋼琴教育家尚迪教授學鋼琴。每周六,他的母親都要帶著他從鹽田港出發,坐兩個半小時的公交車到華僑城。學鋼琴很枯燥,一個小節要反復練幾百上千次。他家樓下有個游泳池,每次他練琴的時候,都能聽到孩子們歡呼聲、尖叫聲,他一邊哭,一邊繼續練。

但在創業問題上,劉宗建表現出父母始料未及的堅持。

有學者認為,90后或將中國帶入“后喻文化”時代,即長輩需要向晚輩學習,引發大量的“信息反哺”現象。間接地,90后帶動了整個社會文化的漸進變革。

父親越是反對,劉宗建反而越覺得要做下去。“90后”們正在發展成為消費市場的主力軍。而如今老一輩很難了解到年輕人的口味,這正是新生代創業者的優勢。劉宗建相信,自己能做出年輕人喜歡的、適銷對路的產品。

事實證明,劉宗建做的確實是年輕人的生意。經過兩年試水后,劉宗建勾勒出了自己的用戶畫像:24—28歲,女性,白領,注重生活品質。也有例外,譬如情人節時,男性用戶會大增。用戶們更喜歡叫它“作弊神器”,廣泛應用于見家長、宴請朋友、日常生活小驚喜等場合。

打通科技成果轉化“最后一公里”

如果你是一個工程師,想在5天或兩周的時間來實現一個創作理念,在哪兒可以實現?答案是深圳。

2015年,當賀智威發現美國兩家無人機巨頭公司,被中國深圳的大疆反超時,他意識到,國內低廉的加工成本,經營成本,周邊配套產業及國家政策的支持,是轉化科研成果更好的選擇。當年,他決定回國創業。

在過去的幾年里,他一直在做飛輪儲能的應用試驗,他的夢想是能把飛輪儲能應用到更廣泛的領域,從而推動技術進步、社會發展。

2015年,在北京、上海、天津等地轉了一圈后,賀智威發現,技術轉化所需要的基本要件:核心人才、資本、硬件制造等都指向了深圳。

近年來,深圳智能硬件產業鏈集群效應明顯,100公里范圍內的產業鏈條非常完整。硬件創業者很快就可以找到實現想法所需要的原材料,從而在很短時間里完成“產品原型-產品-小批量生產”的整個過程。

2016年5月,賀智威創辦坎德拉(深圳)科技創新有限公司。經過反復的市場調研和論證后,賀智威決定將飛輪儲能應用在機器人上。

飛輪儲能是指利用電動機帶動飛輪高速旋轉,在需要的時候再用飛輪帶動發電機發電的儲能方式。它突破了化學電池的局限,用物理方法實現儲能。因具有清潔、高效、充放電迅捷、不污染環境等特點,飛輪儲能被認為是未來有很大發展前景的儲能技術。

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里,賀智威和他的團隊通過將控制力矩陀螺和飛輪儲能一體化,與機器人相融合,一定程度上解決飛輪儲能的內損問題,實現長時間儲能,制造出了更高性能的機器人。“比如移動速度可以和電動自行車相當,運載量是人的幾倍,可以爬樓梯,適用于解決物流的最后一公里。不少專家認為這是目前國內性能非常頂尖的機器人,”賀智威說。

低調務實的落地精神

2015年,劉宗建創辦星普利時,互聯網餐飲風頭正盛。北大碩士張天一賣起了牛肉粉 ,BAT員工辭職做起了西少爺肉夾饃,互聯網大v赫暢創辦了黃太吉。

當時,互聯網創業的標準打法是:講故事、拿投資、降維打擊搶占市場。跟這些創業者相比,劉宗建更像個思想保守的中年人,不講故事,謹慎融資,親力親為,量力而行。

在學鋼琴的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劉宗建都不是尚迪教授身邊那個最優秀的孩子。他用了比別人更長的時間入門,也花了更長的時間訓練。后來,他以黑馬姿態反超了奪冠熱門。

尚迪給劉宗建的評價是 “不浮、實在”。

在過去兩年多里,有大約15個投資者找到劉宗建,看中了星普利的故事和他身上鮮明的標簽:有夢想、北大畢業、鋼琴王子、創二代。他一一拒絕了。他對資本有清醒的認識:在創業初期,資金的獲取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投資者能否認可企業的核心理念和發展方向。劉宗建需要的投資者不僅僅是提供資金,更重要的是希望投資者能幫他評估風險,并將它納入到投資者的商業網絡中,為企業發展賦能。

創新谷聯合創始人朱波總結了北上廣深創業團隊黃金搭配:先由深圳的創業團隊定方向、出產品和市場試水,經過初步的市場驗證后,聘請北京的團隊來寫商務計劃及講故事忽悠投資者,融資成功后,邀請上海的團隊加盟來籌劃商業模式和業務拓展,業務形式規模后,服務和運營由廣州團隊來承擔。

跟其他地方的創業者相比,深圳的年輕人更加務實,大家愿意腳踏實地做著細分的一片市場。

而先賺到錢養活自己,是劉宗建的基本訴求。

在連續切了200多天菜后,劉宗建迎來了他的第一個星期天。在創業的第一年里,他每天凌晨去采購食材,早餐在車里解決,洗菜、切菜、包裝、開發菜品、物流、售后、設置標準化流程、寫文案、客服,幾乎所有的事情都親力親為。

“我覺得半成品凈菜的方便程度剛剛好,不能再進一步,也不用再退一步。投資者必須是認同這個理念的,這是合作的基礎。如果不能拿到投資,我們就在現有規模上做到精益求精,可能慢一點,但步子會更穩。”劉宗建說。



責任編輯:娟娟
文章排行榜
品牌聯播更多
  • 還沒有任何內容!
九龙创富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