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重點新聞門戶網站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深圳網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中國深圳網> 金融>正文內容
  • 質押惹禍 兩次違約招商證券狀告長城集團追討8000萬
  • 2019年06月19日來源:中國基金報

提要:股票質押儼然已經成為券商訴訟高發區。因為去年股市的下跌疊加流動性的收緊,部分上市公司大股東的股權質押陸續承壓,在此背景下,因為股權質押糾紛而對簿公堂的案例開始逐漸增多,且多為去年的“歷史遺留問題”。根據基金君不完全統計,去年下半年以來,已有10余家券商涉及類似訴訟,而券商和融資人/機構對簿公堂的背后往往都有“神級大坑”的公司的身影。

股票質押儼然已經成為券商訴訟高發區。因為去年股市的下跌疊加流動性的收緊,部分上市公司大股東的股權質押陸續承壓,在此背景下,因為股權質押糾紛而對簿公堂的案例開始逐漸增多,且多為去年的“歷史遺留問題”。根據基金君不完全統計,去年下半年以來,已有10余家券商涉及類似訴訟,而券商和融資人/機構對簿公堂的背后往往都有“神級大坑”的公司的身影。

和長城集團對簿公堂

招商證券追討近8000萬本金

這次和公司鬧到法庭的是招商證券。

來看看事情經過。

2018年2月,招商證券與長城影視文化企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城集團”)簽訂《招商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法律協議》(以下簡稱“法律協議”),長城集團將其持有的長城影視2650萬股質押給招商證券進行融資,交易金額為8000萬元,期限一年。

但是,待購回期間,因長城集團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的履約保障比例低于平倉線,長城集團先后將314.6萬股長城影視、830萬股長城動漫補充質押,并償還了融資額310萬元,但因長城集團并未在合同約定的時間內完成補充質押將履約保障比例提高至預警線及以上,構成違約。

2018 年12 月,招商證券與長城集團簽署了補充協議,約定解除前述違約狀態,按照協議約定,長城集團應于 2018 年 12 月 20 日前支付已發生的違約金,否則視為再次違約。截至目前,長城集團未支付上述違約金,構成再次違約。

兩次違約,招商證券也怒了。因為長城集團質押的長城影視股份被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凍結,招商證券向法院申請實現擔保物權,請求拍賣/變賣質押股票,并就所得價款在本金人民幣7690萬元,相應利息、違約金、訴訟費和實現債權費用的范圍內優先受償。

股價腰斬

質押爆倉的背后是長城影視股價的“跌跌不休”。

在長城集團的質押中,大部分質押發生在2017年10月和11月以及2018年的1月和2月。本案所述的質押也就發生在那個時候。從股價走勢來看,2018年2月,長城影視的股價在9月/股左右震蕩,隨后股價一路上升,最高沖刺到10.3元/股。不過,接下來的6月,長城影視股價遭遇重創。去年6月15日,長城影視收盤價仍然在8.7元/股,但是端午長假后第一個交易日,其股價迅速滑坡,20日和21日上午,連續兩天一字跌停。截止到本案中提到的2018年12月20日,長城影視股價已經跌至5.45元/股,距離質押時股價已經近乎腰斬。而截止到今日收盤,長城影視報收3.7元/股,較去年高峰時期跌去了64%。

業績巨虧借款糾紛頻發股權凍結

長城影視糟心事不斷

長城影視在2014年借殼主營五金的上市公司江蘇宏寶,隨后開始主營電視劇業務,被稱為“影視借殼第一股”。依靠大舉并購,借殼后業績保持10%的增長,并曾創下4年累計耗資近30億元參與并購18家公司的“輝煌”。去年年初,長城影視10億元高溢價收購蔣雯麗、顧長衛、馬思純等持股的明星股東公司首映時代被證監會否決。

那么,長城影視的股價如此“難看”?事實上,從去年以來,長城影視頻頻收購、耗費巨大精力借殼上市的后遺癥正在不斷顯現,不僅業績巨虧,還深陷借款糾紛、官司纏身的漩渦里。

6月10日,因一則《關于部分貸款利息到期未清償的公告》,長城影視再一次站在了聚光燈下。根據公告,據統計,截至6月6日,長城影視到期未償還利息金額約為135.98萬元,兩筆未償還利息共計約200.78萬元。

具體來看,2018年9月19日,華夏銀行西湖支行向長城影視提供貸款5000萬元,貸款期限為一年。截至6月6日,長城影視到期未償還利息金額約為64.8萬元;

2016年10月,交銀國際信托有限公司與長城影視簽訂了1億元的長期資金借款合同,借款期限為2016年10月28日至2019年10月28日。截至6月6日,長城影視到期未償還利息金額約為135.98萬元。兩筆未償還利息共計約200.78萬元。

此外,長城影視官司不斷,頻坐被告席。一個月的時間里已相繼發布三封《關于訴訟事項的公告》。

在今年6月4日的公告中,長城影視對外披露了公司分別與華夏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西湖支行、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行、天津華榮股權投資基金管理合伙企業(普通合伙)之間的訴訟事項,且對方均已提起訴訟或申請仲裁,請求法院或仲裁委員會判令或裁決長城影視及其子公司等方面,歸還借款、貸款、股權轉讓款等相關款項共計超1.5億元。

借款糾紛、訴訟纏身,也反映出長城影視當下正處于資金狀況緊張的狀態,業績自然不會很好看。

2018年,長城影視實現營業收入14.47億元,同比增長16.17%;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4.14億元,同比下降344.04%。業績巨虧的原因是資產減值損失高達5.24億元,其中商譽減值3.77億元,壞賬1.47億元。

還有一組數據值得注意。截至今年4月末,長城影視披露了16筆新增到期未清償債務,共計1.73億元,占其最近一期(2018年12月31日)經審計凈資產的72.39%。

與此同時,因負債壓力較大,長城影視集團所持上市公司長城影視、長城動漫的股權已遭到法院凍結。此外,杭州西湖區法院也裁定,凍結長城影視文化企業集團等的銀行存款人民幣約1.4億元或查封(扣押)其相應價值的財產。

此外,人員的流動也讓長城影視傷透了腦筋。在6月10日的公告里,長城影視表示,公司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符諳已遞交辭職報告。值得注意的是,這已是今年以來長城影視第二位辭職的董事會秘書。

去年以來已有至少10余家券商

訴訟追討資金近百億元

2018年下半年以來,股票市場波動加劇,股權質押糾紛而對簿公堂的案例開始逐漸增多。

時間較近的一次是浙商證券起訴ST中新質押違約。6月10日,浙商證券公告稱,2017年4月起,中新產業集團與公司開展了三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質押標的為ST中新共計4115.25萬股(包含補充質押部分),融資本金合計1.8億元。由于上述全部股票質押發生違約,公司向法院起訴中新產業集團等,要求被告支付公司待購回本金、違約金、延期利息及律師費。

此外,5月15日晚間,方正證券(維權)發布公告稱,*ST北訊股東天津信利隆以持有上市公司股票質押融資,但公司并未按約償還債務,方正證券因此申請強制執行,目前已獲深圳中院受理。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去年下半年以來,已經至少有10余家券商股票質押訴訟纏身,分別為太平洋證券、中信建投證券、興業證券、西南證券、西部證券等,上述券商涉及金額接近百億元。

有業內人士表示,一般來說,對于股票質押業務而言,當標的股價跌破設定平倉線時,證券公司已存在風險暴露。而對于股權質押業務合同逾期或者已經出現爆倉的情況,一方面,受減持新規限制,券商進行強行平倉的規模和期限受限;另一方面,券商強行平倉將導致股價繼續下挫,使得該筆質押的履約保障比例進一步降低,這使得券商或不能完全收回融出資金本息。

而由于股票質押業務踩雷頻繁,不少券商的業務已經受到拖累。今年以來,已經有申萬宏源、東北證券、國海證券、西南證券、太平洋證券等十余家券商發布計提資產減值公告,其中,計提金額最高的券商為太平洋證券,共計提資產減值準備約9.47億元,而這將減少其2018年年度凈利潤7.29億元,計提金額相當于其2017年利潤總額的4倍左右、凈利潤的8倍左右。



責任編輯:嚴珣文
相關新聞更多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文章排行榜
九龙创富心水论坛